位置:首页>马丽:之前叫雷佳音“雷神”,现在叫“雷子”

马丽:之前叫雷佳音“雷神”,现在叫“雷子”

“苏产电影”《第二十条》由张艺谋执导,马丽扮演的角色叫李茂娟,与雷佳音扮演的韩明,以及刘耀文扮演的韩雨辰,是一家三口。

马丽接受记者采访时聊到剧组拍摄,她表示,杀青那天的心情很复杂,既开心又有一些不舍,根本没演够,“我相信,和张艺谋导演合作,对于我们做演员的来说,是此生最大的幸事。”

张艺谋导演能看到演员的闪光点

问:怎么跟《第二十条》结缘的呢?

马丽:唉呦,就是有一天突然接收到召唤,说张艺谋导演的电影,希望我能够在里面演一个角色。

当时我就觉得真是“晴天霹雳”。哈哈哈,唉呦,这种好事怎么落我头上了?不敢相信。

嗯,所以接到这个喜讯的第一时间是很意外,然后就是特别激动。

我相信,和张艺谋导演合作,对于我们做演员的来说,是此生最大的幸事。

问:第一次拍张艺谋导演的戏,进组后紧张吗?

马丽:导演是一个非常温暖亲切的人,所谓的紧张一下就没有了,完全放下和放松了。

抛开“中国最厉害的导演”这个称号之外,就像朋友一样,特别是每天见到他,总是那种正能量的感觉。

对我自己来说,《第二十条》这部戏,确实开启了一个完全不一样的马丽,也是观众没有见过的,也是我自己没有见过的。

所以这可能就是张艺谋导演最厉害的地方,他能够看到演员内心深处最闪光的地方。

问:这次也是导演时隔多年再去做一个现实主义题材。你在人物上有做哪些设计,或者是提前准备的哪些吗?

马丽:这个戏难就难在,在现实主义基础上去做喜剧。

剧本里完全没有呈现喜剧的部分,演员该怎么办?而且它又是一个很严肃的故事。演员要在整个故事的大脉络下去自由发挥,而且不能改变别的人物或故事,这个就特别难。

好在有导演。我们现场每天都嘻嘻哈哈,头一天晚上,我们都要做功课,还会排即兴的,然后请导演帮忙梳理,第二天能一条两条就过。真的是因为我们有导演帮梳理故事线,导演能把我们拉回来。

问:如何理解你所饰演的人物李茂娟,并完成她?

马丽:这是一部现实生活喜剧,然而,一旦生活了,就会丢掉喜感。因为喜感的东西,需要有一些表演痕迹在,包括性格的设定、说话的方式、语言的节奏,包括肢体语言,有一些条条框框,才能呈现喜剧的部分。

我开始特别怕搭不上戏,也怕演过了。导演给我吃了定心丸。他说:“不会,我这都把控着呢。”所以我就踏实了,就能放心大胆地、去自由地演这个李茂娟。

其实我第一天不太能够接受我儿子那么大了,哈哈哈哈哈,18岁。当我演上了,真的就相信儿子这么大了,抛开所有杂念,没有那么多顾虑,全心全意为了这个家,没有那么多表演痕迹的东西,就在这个角色里面生活着。

从“雷神”到“雷子”,自己跟雷佳音很像

问:谈谈搭档雷佳音?

马丽:这是我们第一次合作,但是非常非常开心。

我觉得一个戏好不好看,不是一个人的事儿,一定是所有演员都好,默契配合。

虽然是第一次合作,但现场配合、沟通这些,我挺感谢“雷子”的。我之前管他叫“雷神”,叫“雷老师”,他说“别,姐你比我大”,我说“那怎么办?”他说叫“雷子”吧。

雷子是一个不争不抢的演员。我们私底下聊天说我们俩太像了,都特别宅,都是东北人,语感也一样。在戏上也是,我们演员这一路走来也很像,我们不争不抢,踏踏实实,希望戏好,也希望对方好,所以才能呈现现在的所谓大家喜爱的这个李茂娟,所以要感谢雷佳音,非常感谢他。

问:之前雷佳音就说很希望能跟你搭档,立刻搭了,你们有聊过这个事吗?

马丽:聊了,有个活动我拿了最佳女配,他是最佳男主。人家问他:接下来想跟哪个女演员合作。他说马丽。

我就跟他说,你许愿这么灵,赶紧多许点。哈哈哈。

其实我也特别期待。之前有个晚会,我们两聊了5 个小时,很长很长,一直聊到所有人都走了,我们还在那聊呢,他是可以做朋友的人。

问:你怎么看待就是韩明这个角色呢?

马丽:韩明这角色也幸亏是雷老师演。他身上的幽默感、松弛,和自带的亲切感都非常重要。

尤其最后那个自述,为这个雷老师拍戏那两个月都不太好过,每天都心事重重的,每一次见到他,他都在担心最后一场戏。

对演员来说,可能别人感受不到,我特别能够体谅他,不是词多词少的问题,而是你作为人物,怎样让这样的一段话不是说教,而是让观众能够感同身受,所以说雷老师辛苦了。

问:刘耀文第一次拍戏,这次跟“儿子”合作感受怎么样?

马丽:他非常可爱又帅气,而且是一个很有想法的演员。有一场戏,他跟我说:姐,你当时哭那一下我就看到了我妈妈,特别像我妈妈。

我觉得这就成功了,因为演员的信念感很重要,他那一刻相信我就是他的妈妈,这就挺棒的。他将来一定是个非常好的演员。

问:这次跟高叶合作感觉怎么样?

马丽:本身就很喜欢她。跟她在一块合作,这次我们戏不多,但是特别开心。私底下会一起吃饭呀聊天。好的演员在一块就没有那种生疏感,可惜我们的对手戏太少。

问:赵丽颖这次演听障人士,你们的合作如何?

马丽:她好瘦啊,哈哈哈。看到她,就想去拥抱她,想保护她。尤其她在这个戏里的角色,带着那个孩子,我的眼睛就离不开她,特别怕她受委屈。

而且她让我很钦佩,她演一个听障人士,需要打手语,好难呀。她就一直在那学和练,沉浸在角色里,很敬业。

“感谢导演让我在这部戏学到了生活”

问:如何看待影片中三位女性的关系?

马丽:其实不光是女性,整个社会都是这样的,需要互相帮助,互相理解,包括换位思考。

这个戏里的三个女性,代表了完全不同三种性格,但共同点是她们很善良,也都很勇敢,很可爱,很温暖。

社会需要这样的女性,也需要这样的题材的片子,能够给观众带来希望,带来温暖,也看到了很真实的一面。

问:在戏里这两个月学到的是什么?

马丽 :在张艺谋导演这儿,我们每一个人都是学生。导演以鼓励为主,他不会打击我们任何一个人,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闪光的。

特别是导演每一天都熬得很晚,看剪辑,梳理剧本,然后给我们开会,帮我们每一个人梳理人物角色,以及让这些人物融合在一起,真的最辛苦。

导演那天说:“马丽,可能刚来的时候,你是排斥喜剧的。”我说:“导演,曾经年少无知的时候想过,作为一个女演员,不想只被喜剧框住,但那是刚刚出道的时候。现在没有这个想法了,这些年希望我能够演在角色里面,能够踏踏实实地让观众笑出来,而不是去恶搞。”

所以我非常感谢导演能让我在这部戏里面学到了生活。

问:您怎么看待这个片子?您觉得它是温暖的底色多一些还是残酷的底色多一些?

马丽:拍之前我觉得残酷,我甚至质疑:观众会喜欢一部普法电影吗?怎么能够让观众觉得这部电影有趣又真实。我觉得,真实太重要了,而导演做到了。

这部电影真正地让观众看到了我们现在生活中的一些事情和生活中的人,《第二十条》会让观众感受到温暖,有爱、有力量。

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孔小平

校对 陶善工

发布于:江苏